陬厙蚔苤佽

2019爛07堎20 19:46 肮瞼厙 陬厙蚔苤佽

﹛﹛鄭思揚資深研究員在尚未完全退燒的「反修例」暴力衝突中,沒有政團組織或人士出面指揮和統籌的「無大台」模式,在坊間備受熱議。一些學者及媒體有意無意強調,反修例示威「去中心化」,以凸顯示威的自發性。然而,這一系列暴力衝擊,真的僅憑網民在社交平台策劃嗎?反修例暴力衝突不僅挑戰特區政府的管治,亦有試探中央政府的底線。激進示威者不僅有明確目標,看似被情緒主導,但多數人十分惜身,不至於讓情況走向失控。我們既要看到,激進示威者在戰術層面上確有臨場進行群體決策的事實,同時也必須清楚,這些人在戰略層面清晰執行「大台」的指令。Telegram和「連登」扮演指揮者反修例暴力衝突以「自發」、「無大台」面貌出現,但網絡科技與社交平台的專業運用在背後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看似無法預知走向,其實遵循一定的「遊戲規則」。其中,通訊工具Telegram和「連登」網上討論區扮演指揮平台的角色,前者主要用於「內圈決策」,供示威者接收指令和完成決策;後者用於「外圈決策」,由網民和示威者共同討論與決策。「連登」和Telegram成為激進示威者在這次「反修例」暴力衝突的主要串聯平台,先由少數人的內部決策群組決定行動方針,再將信息和指令發放到不同的公開討論群組,以此多點開花,擴大傳播面。由此可見,負責決策的群組實際上就是行動指揮中心。因此,「無大台」準確來說呈現兩大特點,一是「扁平化」,而非「去中心化」,由於「無大台」社運的組織層級比以往有「大台」的社運少了,前線示威者對現場的異動更能靈活地作出調整;二是強調目標導向,每場行動的目標清晰,不僅降低行動「走樣」的風險,更能讓前線示威者在「底線」之上行事。以「612暴動」及「621包圍警總」行動為例。由於沒有「大台」的領導,因此每場行動必須首先設置明確的目標和任務,如示威者在6月12日的行動旨在阻止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進入大樓審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6月21日的行動則試圖迫使特區政府滿足他們所提出的「四大訴求」;其次,他們分工明確,利用社交平台,組織協調異常高效;再次,他們更有策略性地進行「持續抗爭」,日聚夜散,根據形勢變化及時更改策略。和2014年違法「佔中」及台灣「太陽花學運」相比,此次反修例暴力衝突看似「去中心化」,看似由群眾自發,其實戰略決策與推動主要議程的依舊是少數人,只是他們利用網絡科技和社交平台,將指揮中心地下化,製造出「無大台」的假象。值得善良的人們深思的是,哪些人和機構操控這些通訊軟件和網絡群組?他們得到哪些人和機構的技術支持?如此多的網絡群組和通訊工具如何整合?在現場如此多人同時應用無線網絡,如何確保指令能夠順利發出,不至於出現網絡堵塞?所謂「無大台」行動,豈能將其視為群眾自發運動?反修例旨在奪取管治權近期,部分學者評論「無大台」行動時,無不強調群眾自發,不知道他們是真懂還是假懂,且字裡行間有美化暴力之嫌。他們當中甚至有人認為,示威者採用「較為激進的抗爭方式」,是因為政府「高壓政策」導致,因此要予以更大的「包容和理解」。試問一下,這些聲稱自願「參戰」的年輕人,對修例內容本身有多少了解?年輕人參與暴力衝擊,更多是被所謂「浪漫情懷」綁架,很難理性思考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對貌似「無大台」的抗爭運作,又了解多少?讓人不齒的是,為人師表的學者不但沒有制止,反而不斷鼓動年輕人參與暴力衝擊,教授「戰法」,還要社會包容違法暴力行為。在「無大台」模式下,找出背後的組織者難度不小,依法懲治的難度也很大,因此社會各界更須譴責將年輕人推向暴力衝擊前線的反對派。反對派喊出要求「真普選」的口號,「司馬昭之心」已露。顯然,他們反的不是修例,而是政權。抻溼堶阨﹜芩嚏5鬷鑫Й騉閥婼蟣譠袾麾牲牓袚笥鷏矕藎6堎5梤蟲蝤牯蚅珅☆葝僅佸騇侃獄煌庋旦姪矽肺玉騔繂酴蟧溝割袾器帝禚葂炾蜈ㄛ隸議鏍秪峊楊輛俴峉玸趙悝こ汜莉﹜冪茠ㄛ勤酴碩戽華芩殮麭妅袾鴃ㄐ 擂洃,曄笢※陲刓庈猿輿淜坢朘游§腔淩妗埻倰憩岆※嫘陲吽囟帣翻猿庈樅昹淜痔扦游§,曄笢游翋恔笳奎奏齟倨虮л食蒹封﹎ё粗倞侅騚桶﹜翻猿庈樅昹淜痔扦游埻盓窒抎暮絆陲模,森偶岆笢弊憬馮妢奻腔珨跺梓祩俶桵砢﹝ ﹛﹛孮帢鉏迤睽檭 ﹛﹛2018爛7堎,燠棡使嬧竹噸迆蕩纓椏弮荂1+1§笢弊楊薺堔翑祩堋薺呇俴雄,懂善昹紲赻笥⑹梲耒藡郇修恘,婓す歙漆匿4000譙眕奻腔華源羲桯楊薺堔翑﹝ ﹛﹛皊荻庈笢撰佸騇侃犖芮控吽詢撰佸騇侃瑣馫絰媮刲狫曀騰葂珌踿鞳 ﹛﹛※扂憩砑婓衄汜眳爛傖峈珨靡僕莉絨埜,暫祥峈枑補珩祥峈絞夥,硐峈澄忐陑笢撓坋爛腔陓欯﹝ ﹛﹛孮帢鉏迤瑭櫸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姬文風、子京)嘉諾撒聖心書院資深通識科教師賴得鐘早前在網上發表「黑警死全家」的仇警言論,令不少家長感到震驚又憂心,昨日多個團體到學校請願,要求校方辭退賴得鐘。揭發事件的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秘書長傅健慈證實已正式向香港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投訴賴得鐘違反教師操守,冀以此尋求公義。根據議會程序,若有關個案獲受理並裁定違反守則,議會將向教育局提書面報告,講述聆訊結果及懲處建議。多個民間團體昨日到嘉諾撒聖心書院請願。「同心護港」近30名成員在書院門外集會,強烈譴責賴得鐘發表仇警辱警言論,傳播仇恨主義,為學生帶來不良影響,希望學校辭退涉事教師,並希望香港所有學校和教師引以為戒。「愛護香港和平人士」一行20人亦到該校門外抗議。他們批評賴得鐘作為專業教育工作者,不應散播惡毒仇恨,甚至宣揚網絡欺凌信息。他們要求賴得鐘道歉,並要求校方及時審視老師的相關行為。傅健慈助家長遏仇恨求公義就賴得鐘涉嫌煽動仇警,傅健慈較早前去信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舉報賴得鐘在社交平台貼上「黑警死全家」的圖片,直接間接鼓吹煽動欺凌警察在校子女的文化,涉嫌違反為人師表應有的專業精神和守則,要求教育局展開調查,嚴肅處理。同時,他亦向操守議會正式投訴。傅健慈昨日在接受香港文匯報查詢時表示,已填好投訴表格,以掛號方式郵寄給操守議會作正式跟進。如果成功立案,就會進入調解機制或聆訊,屆時他將要擔任證人,呈交證據和陳詞等,及被答辯人盤問。有關表格要求投訴人指明涉案人違反《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中的哪條守則,須填寫守則編號和條文內容,及提供相應證據。傅健慈坦言,有關投訴機制複雜,如果欠缺法律專業知識和能力,恐怕較難填寫表格,身為法律從業員的他亦花了兩個工作天填寫。若違操守個案裁定成立,傅健慈指有機會對犯事者予以譴責,「但不會公開涉事教師的名稱或學校」。他表示,自己只是以尋常家長身份尋求公義。被問到現時的教師監管是否足夠,他指這是學校和教育局的責任,留待他們考量。至於投訴中具體涉及哪條守則,傅健慈解釋,表格屬密件形式,不便公開,「考慮到自己作為投訴申請人,不適宜透露太多,以免被指利用傳媒施壓。」香港文匯報記者翻查該守則,其中提到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應尊重法律及社會接受的行為準則;應注意時事,關心社會問題,並致力維護良好的社會風氣;應把尊重人權的教育視為要務;應培養學生民主精神,教育學生尊重他人;不應從事有損專業形象的工作。公然煽動咒罵仇警,有機會違反上述相關內容。有關投訴倘獲操守議會受理,須以書面形式寫明聆訊小組的結案報告,內容須包括個案基本資料、立案小組調查結果、聆訊過程概要、聆訊結果、懲處建議或其他建議。有關結案報告及懲處建議將送交涉案雙方及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梒棱珆硱睊挋赲遢鼛庇こ僆溝宥鞢〤殿覆痶齱Ⅹ圴耒蟭庥迗槸騊蔡扴陑腕,遜辭療爛ш薺呇猁衄堤拹懾奧祥噩饒槱繡,蚧む婓淉笥奻,祥岆絨埜腔猁砃絨埜艘ょ,岆絨埜腔猁淰=齥瓚蒫勛情 ﹛﹛§皊荻庈楊悝頗蚳眥萵頗酗潭贈抎酗踢需鏗佽﹝ 珋妗域偶笢,奻漆﹜蔬劼脹華憩淈ぢ賸嗣れ瞳蚚秷夔辦菰嶄炵蹈毽馮偶,毽馮煦赽彶▲擋妧騣契窲迠嬴殿醴黖搮鮽閥繳虯□躇鎢籵徹忒儂楷冞跤柲馮刱情務◆鶠情 忒儂陬厙蚔齬俴埤 ﹛﹛饒繫,涴跺垀彖腔淩妗岈璃善菁岆妦繫儸埻懂,2013爛,蚕鼠假窒飭絳﹜嫘陲吽鼠假泆羲桯腔※濘鰝禸馮§蚳砐俴雄,醴梓眻硌※笢弊秶馮菴珨游§嫘陲吽翻猿庈痔扦游,契20%模穸扡馮,俴雄笢劑源褕鳳梨馮輪3勣﹝ ﹛﹛卼苤濂扜に曶挴ㄩ潭撿檢鞦迵妗蚚腔瑐畟翌に曶挴腔弊豪岆瑐畟翌﹝ ﹛﹛暮氪蛁砩善,郔詢楊侐挐眒冪絞穸哫瓚腔偶璃笢,衄腔楊夥枑ヶ俇傖賸湮講梖醴瞄勤﹜訧蹋机堐﹜蚳珛恀枙訰戙脹袧掘馱釬˙衄腔籵徹騵陑牉祡腔覃賤,妏絞岈佽譯埡〥橤鰽繭蝦契騠犖礿閨迮騵邦喃煦撼痐窐痐睿楊穸梁蹦,妏絞岈侐硞譯婟鍶桵廜莉汜賸誕峈珨祡腔啎ぶ˙衄腔蚕衾壽瑩痐佼黭,脤隴賸珨机﹜媼机湔婓堤賮齣麤樨薹童閨迮議銩硊Ⅲ蚐犯偵愻樼壧,竘絳絞岈侀婭麤樨薹善靇訇縒獃蝨棩,妏磁祜穸脤ь賸珨机楊埏帤夔脤ь腔壽瑩岈妗﹝ 陬厙釐蚔牁萇齟饜离陬厙蚔忒儂蚔牁极郤陬厙涴ㄡㄟ毞爵ㄛ嫁赽霜賸ㄥ棒掏悛ㄛ躓嫁珨眻綴齟屺构﹝絞華奀潔2012爛9堎2掁牯姘忑嫌撼俴躂橛豪酵砑奀蚾凅﹝

樟哿堐黍